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不良人开始加点修炼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女侯爵

第二百八十九章 女侯爵

        白亦非毕竟是韩国人,不了解刘子骥的实力。

        事实上,中原各国也并没有人清楚刘子骥目前是如何实力。

        他这次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出手,其余大多都是藏了拙的。

        白亦非死了之后,刘子骥也并没有打算浪费白亦非的尸体。

        “人既已死,你们下去吧。”

        “遵命!”

        殇五人恭敬地抱了一拳,旋即退出院子。

        而刘子骥则是径直走到白亦非的尸体旁,伸手按在了他血迹斑斑的小腹位置。

        白亦非本就穿着红色的袍服,如今加上鲜血浸染,此刻颜色已经红中发黑。

        刘子骥毫不犹豫按在白亦非的丹田之处,一瞬间,一股冰寒的内力开始顺着刘子骥的手臂缓缓流入。

        白亦非的内力,与朱友文的有着某种相似性。

        不过朱友文的内力更倾向于幽暗,而白亦非的内力更加倾向于冰冷。

        而二者相同之处,则都是十分的霸道。

        反正都是与刘子骥的内力并不相容。

        好在刘子骥还习有气经这种可以将异种真气化为己有的统筹兼顾的武功。

        白亦非的内力虽然没有朱友文的内力要深厚,但也是一股不菲的内力。

        将白亦非的内力吸收完毕之后,刘子骥就隐约感觉到自己体内有种肿胀的感觉。

        到极限了。

        接下来,自己恐怕不能吸入哪怕一丝异种真气。

        得先将这些异种真气全部消化。

        气经转化异种真气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奈何刘子骥此刻体内的异种真气实在太过庞大。

        还是得靠颠龙倒凤诀。

        刘子骥将白亦非的尸体焚毁殆尽之后,立刻就去找了明珠。

        因为白亦非虽然死了,但这事还没有结束。

        十万白甲军可是仍旧陈兵附近。若是真的起了干戈,到时候麻烦还真不小。

        虽然刘子骥自忖能赢,但己方毫无疑问是有损耗的。

        而且还会影响到百姓。

        此刻,房间中的明珠被五花大绑,周围还有一群蜀国士兵看着。

        刘子骥立刻让士兵退下,然后走到明珠面前,亲自为她解了绳索。

        明珠不知道刘子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道:“妾身多谢蜀王松绑。”

        刘子骥眼神紧紧盯着她漂亮的瞳孔,单刀直入地说道:“白亦非已经死了,那么接下来,你觉得我该如何处置你?”

        听到这话,明珠的瞳孔瞬间一缩,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刘子骥微微一笑,道:“白亦非临死前,也不相信他自己会死,然而不过是一个呼吸间,他就死了。”

        明珠冷哼一声,道:“蜀王,你在框我!”

        “何出此言?”

        “白亦非若是真的死了,你又何必留着我呢?”

        刘子骥啧啧一声,伸出手掌,微微抬起明珠柔美的下巴,叹息道:“你可真蠢,正是因为白亦非死了,所以我才留下你,毕竟与白亦非有血缘关系的唯你一人。”

        这话让明珠有些猜不透了。

        虽然自己被调戏,但她也没敢拨开刘子骥的手掌。

        “蜀王究竟想说什么?”

        刘子骥微微一笑,道:“你可以死,又或者成为我的手下,亦或是成为一个女侯爵。”

        女侯爵?

        听到这三个字,明珠顿时想起了一个身影。

        那是她表哥白亦非的母亲,韩国史上唯一的女侯爵。

        女侯爵的名声在韩国可并不小。

        甚至明珠小的时候对这个姑姑一阵憧憬。

        能以女子之身跻身侯爵之位,确实令人羡慕。

        而如今刘子骥却重新提起了女侯爵......明珠立刻明白了刘子骥的意思。

        女侯爵,是刘子骥拉拢自己的手段。

        而他的目的,恐怕是血衣侯白亦非所掌管韩国十万大军:白甲军!

        “你想让我帮你收服白甲军?”

        “不错。”刘子骥毫不遮掩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既然是白亦非的表亲,在白甲军中自然会有一定的地位,收服白甲军虽然有些难度,但也大有可为。”

        明珠不禁道:“白甲军可不是白亦非的私军,他们名义上可是韩国的军队。”

        “白甲军受到韩国统辖不假,统帅名义上也是韩国的将军,但统帅却不一定心向韩国。”

        听到这话,明珠已经清楚了刘子骥的意图。

        刘子骥却追问道:“怎么样,你如何选择?”

        听到这里,明珠凄惨一笑,有些无可奈何。

        刘子骥将收服白甲军这件事说的恰有其事,恐怕白亦非是真的死了。

        纵使她心中百般不信。

        而能杀死白亦非,这也就意味着刘子骥能够轻而易举地杀死自己。

        “如果白亦非真的死了,那我还有选择吗?”

        明珠苦笑一声后,却是立刻朝着刘子骥跪了下来。

        “明珠参见主人!”

        刘子骥瞥了明珠一眼,从怀中拿出一个巫蛊娃娃。

        旋即,他拔出房间内的一把佩剑,在明珠的手掌上划了一个口子。

        明珠看着这一切,且并未作出任何抵抗。

        鲜血溢出,瞬间滴在巫蛊娃娃上。

        旋即,刘子骥轻轻摇动了巫蛊娃娃所配套的铃铛。

        清脆的铃声响起,明珠顿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

        自己的四肢,竟然变得僵硬起来。

        仿佛只要动一下,就要耗费全身的力气。但就算耗费全身力气,似乎也一动也不能动。

        巫蛊之术!

        明珠心中顿时大吃一惊。

        她与白亦非一样,都是接触过巫蛊之术的。

        甚至,她亲手炼制的蛊都不少,只不过这些蛊都是与迷惑心智有关。

        像这种可以让人一动不动的巫蛊之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见到明珠一动不动,刘子骥立刻伸出双手。

        然而即使受到如此刺激,明珠却只能美目泫然欲滴,含耻忍辱。

        她确实不能动。

        刘子骥顿时恍然。

        看来这巫蛊娃娃,并不是只能控制一个人。

        怪不得能拥有一万师门贡献点的高价。

        要知道至圣乾坤功、五雷天心诀这等镇教神功,也是一万师门贡献点就能兑换出来。

        确定明珠无法挣脱巫蛊娃娃的控制之后,刘子骥这才收回了巫蛊娃娃。

        没了巫蛊娃娃的控制,明珠顿时松了口气。

        正当刘子骥以为明珠会羞愤的时候,不料后者却面上带笑,主动抱紧了刘子骥。

        “主人,从今往后,我的家人是一个不剩了,妾身的余生中就只有主人了。主人若是喜欢,妾身愿意随侍主人。”

        这番举动却是让刘子骥有些不寒而栗。

        这是一种潜伏的蛇蝎一般的女人,他并不确定明珠会不会忽然咬自己一口。

        刘子骥瞬间运功一震,立刻将明珠震开。

        “随侍不随侍,自然是本王说了算,你且记住了。”

        明珠被震开,也不流露出任何负面情绪,反而敛衽施礼道:“谨遵主人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