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不良人开始加点修炼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十三太保,亦有差距

第一百零八章 十三太保,亦有差距

        最终,朱友贞还是火急火燎地退兵了,并且没敢动那些百姓一根寒毛。

        梁军退兵之后,那些被押在潞州的城南顿时发出一阵阵欢呼。

        人们的目光,也都不自觉地聚集在刘子骥的身上。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恩公......”

        一大群感激的话语从百姓们口中说出来。

        刘子骥却只是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李存勖所率领的大军,    终于赶回了潞州。

        但他并没遇到梁军前来迎战,反倒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城。

        然后,他就碰到了刘子骥。

        “参见殿下!”

        李存勖坐在马上看着刘子骥,诧异道:“居然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属下早就到了潞州,殿下应当知道才是。”

        “我只是没想到你还会在这儿。”

        李存勖翻身下马,不一会儿便有一个探马来报。

        所汇报之事,正是梁军退兵,以及刘子骥只身一人救下潞州百姓的事情。

        李存勖顿时意外地看着刘子骥,    “你居然救下了潞州的百姓!这可是大功一件!”

        一旁的镜心魔见状,    似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微笑道:“殿下,刘将军只身救出百姓,可谓是一大佳话啊!”

        跟着李存勖一块来潞州的还有李存忠以及李存孝。

        李存忠在看到刘子骥之后,不禁冷哼了一声。

        “没想到你小子出了通文馆倒是出息了!昔日在通文馆的时候,怎么不像现在这样出力?”

        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刘子骥还没说话,李存勖倒是忍不住了。

        “老九,你说什么呢?”

        李存勖语气微冷,“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刘将军确实是世所罕见的骐骥,但通文馆想要马儿跑,却不给马儿吃草,那怎么行呢?子骥除掉玄冥教崔府君、促成晋蜀之盟,哪一个不是大功一件?”

        言外之意便是通文馆做不到赏罚分明。

        刘子骥见李存勖回护自己,虽未说话,但也朝着李存勖拱了拱手,    同时微微低了低头。

        李存忠明知李存勖话里是在嘲讽通文馆,    却也不敢反驳。

        他虽然也是晋王十三太保之一,但十三太保之间亦有差距。

        十三太保之中,就属李克用亲子李存勖身份最为珍贵。

        其次则是老大李嗣源。

        这些年来李嗣源一直与李存勖明争暗斗。

        但李嗣源有资格跟李存勖较量一二,却并不代表着李存忠也有这个资格。

        说得好听一点,他是李克用的义子。

        说得难听一点,他不就是一个杀手吗?

        因此,李存忠果断的选择了屈服。

        “二哥说的是,小弟受教了!”

        忽然这时,镜心魔对着李存勖开口道:“殿下,这城中还有许多我晋军将士以及梁军士兵的尸体,若不处理,恐怕疫病横行啊!”

        对此,李存勖显然早有成策,只见他大手一挥,便道:“传令!城外焚尸!内府拨银十万,赈济百姓,阵亡将士的家属抚恤,一个子也不许少!另外,潞州免税一年,    重建昔日家园!”

        听到这话,    镜心魔连忙拍了拍手掌,拍马屁道:“主上甚是英明!属下虚心领命!福祉潞州百姓,共享安宁太平!”

        李存勖淡淡点头,旋即又看向李存忠,

        “老九老十,你们带通文馆的人好生排查,务必肃清梁军余党细作,不可懈怠!”

        “是!”

        李存忠抱了一拳,便带着李存孝下去了。

        李存勖这时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又仔细瞧了一番刘子骥,说道:“那封信也是你送的吧?我听说梁军营中曾出现鬼兵劫粮的奇事,莫非这也是你做的?”

        闻言,刘子骥拱手一拜,道:“关于梁军军粮之事。还请殿下随我前来。”

        “好,我就随你走一趟!”

        于是,李存勖便带着几十个亲卫,跟着刘子骥来到了潞州城外的一个树林内。

        而在这树林内,放的赫然就是刘子骥从梁军那里窃来的军粮。

        当然,这些军粮,是刘子骥偷偷放在这里的。

        见到这些胡饼、粮食之后,李存勖的眼神明显有些惊喜。

        “子骥啊,你这可真是好手段啊!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这件事的?”

        刘子骥拱手道:“殿下,这不全是我的功劳。属下有一个帮手,她出自百越,通晓百越异术。属下与她采用声东击西之策,故此才能窃出梁军军粮。”

        刘子骥这话说的其实并不清楚,好在李存勖并未深问。

        他很快下令让手下的将士们将这些粮食搬进潞州城内。

        ......

        潞州善后之事,李存勖早已派人处置妥当。

        但很快就有人为李存勖找来新的问题了。

        来人正是通文馆的少主张子凡。

        此时,李存忠的帐篷内。

        张子凡带着陆林轩、以及倾国倾城等人,见到了李存忠以及李存勖等人。

        准确来讲,张子凡在接到倾国倾城等人的请求之后,本欲找到李存忠。

        不料这时李存勖却早已带着刘子骥来到李存忠的帐篷内,为他们两个化解恩怨。

        虽说李存勖清楚这恩怨已经是化不开,但这件事还是要做的。

        因为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此次李存勖是去通文馆向李嗣源借兵,这才得以驱使得动李存忠以及李存孝二人。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李存勖便是想借此机会,向李嗣源表达一下自己友善的态度。

        不料他们刚进帐篷,就碰到了紧随而至的张子凡等人。

        张子凡见到李存勖在场,也并未慌张,先是见过礼,这才道明来意。

        “张子凡此番前来,只求几位叔叔助我营救李星云。”

        听到这话,李存勖顿了一下,旋即沉默思考起来。

        李存忠则是惊讶问道:“营救?为何要营救?李星云怎么了?”

        陆林轩开口道:“师哥为了救潞州百姓,被梁军抓走了。”

        李存忠不禁皱了皱眉。

        “救潞州百姓?这潞州百姓不是被刘将军救下的吗?”

        由于李存勖亲自前来调解,李存忠也便给个面子,不再称呼刘子骥为小子,反而称呼其为刘将军。

        倾国大大咧咧地说道:“欸,李公子也去救人了,这不没救上嘛!”

        闻言,李存忠顿时道:“救不到人,反倒把自己搭上了,这不是瞎添乱嘛!”

        “九叔此言差矣。”张子凡拱手道:“李星云本意是好的,只不过那朱友贞狡猾至极,竟然言而无信!”

        李存忠摇摇头,道:“我的好侄儿啊,亏你还是通文馆的少主,怎么还相信言而有信这四个字呢?”

        “况且朱友贞现在已经班师回了汴州。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去汴州救人?”

        “正是。”张子凡道。

        李存勖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张子凡,你可知汴州乃是大梁首府,去汴州救人的难度,无异于登天。”

        张子凡拱手道:“殿下,就算此事难如登天,我们也不得不做啊!李星云就在朱友贞手上,等他得到龙泉宝藏咱们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