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不良人开始加点修炼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你这瓜皮子是金子做的?还是瓜粒子是金子做的?

第三十章 你这瓜皮子是金子做的?还是瓜粒子是金子做的?

        这一日清晨,刘子骥推开大门。

        走了不过两分钟,便看见了一个早点摊子。

        摊子很简陋,只是用粗布拉成的棚子。

        不过客人却并不少,反而是十分热闹。

        这早餐摊其实在刘子骥搬家前就有了,这些天刘子骥也都是在这里吃的早餐。

        想了想,刘子骥便走过去。

        摊主是个胖子,一见到刘子骥就热情地打招呼。

        “嘿,公子您又来了?今天要点什么?”

        刘子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说道:“跟往常一样,来两笼包子,一碗胡辣汤。”

        “好嘞!”

        很快,包子与胡辣汤就由一个少年端了上来。

        少年是摊主的儿子,基本上都在这里帮忙。

        吃完早饭之后,刘子骥便将早饭钱给了老板。

        不料摊主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公子,您这钱不够。”

        刘子骥诧异道:“不是十文钱吗?”

        摊主道:“涨价了,现在是十二文了。”

        说完,似乎是怕刘子骥误会自己是擅自改价,立刻解释道:“公子,这也不是我愿意涨价的,只是最近朝廷要跟韩国一起联合攻打百越,这一有战争,什么都涨价了。我这是小本买卖,我要是不涨价,那就赔本了。”

        “朝廷要和百越打仗了?”刘子骥皱了皱眉,不禁问道:“老哥,这百越是在哪里?”

        摊主口中的朝廷,其实是蜀国,因为渝州城本就是蜀国的城池。

        只不过,蜀国为何会跟韩国一起攻打百越?

        刘子骥顿时有些迷糊。

        原主的记忆中,对北方的各个国家比较熟悉。

        毕竟晋国就在北方,甚至每天都在与北方的契丹人、蒙古人打交道。

        但对于南方,那就知之甚少了。

        他大致只知道南方似乎有韩国这个国家。

        似乎是因为秦、韩、燕等国,在中原逐鹿争霸中输给了唐、明、宋等国,这才跑到了西南之地。

        但是对于这些国家的具体方位却是一知半解。

        对于刘子骥的疑惑,摊主也不奇怪。

        从外表上看刘子骥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对于这些事知之甚少也是正常。

        他耐心解释道:“这百越就在我们蜀国的西边。百年以前,百越被明、宋二国联军所败,百越王无奈之下,只好带着仅剩的族人迁徙过去......近年来,在百越太子赤眉君的带领下,百越屡屡犯边,朝廷这才决定与韩国夹击百越!”

        刘子骥听了一会儿,大致明白了蜀国发兵的原因以及百越的历史。

        总之,百越就是没打过明、宋二国联军,被迫西迁。

        跟匈奴西迁的原因差不多。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世界的匈奴人倒没有西迁,反倒在多方势力环绕下欸北方苟延残喘。

        知道了包子涨价的缘由之后,刘子骥并未胡搅蛮缠,只是点了点头。

        旋即他又补上两文钱。

        补完钱后,他也并未立刻走掉,反而是跟老板说道:“老板,跟你商量个事呗。”

        “啥事。”

        “就是早点的话,能不能每天送到我府里?除了饭钱,我可以另外给钱,每个月一百文如何?”

        一百文只用来跑腿的话,倒也不少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笔巨款。

        摊主不禁问道:“敢问公子的府邸在何处?”

        刘子骥指着一个方向,道:“前面胡同巷第五家就是。”

        “那不远啊。”

        总共走路也不过两三分钟的路程,摊主当然乐意的很。

        他乐呵道:“公子放心,我以后就让我家小子每天准时送到。”

        ......

        吃完早饭,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刘子骥就看到了正吆喝着卖西瓜的郝戈。

        这厮居然真的听了刘子骥的命令,做到了大隐隐于市,卖起了瓜。

        就是生意不怎么好,半天都见不到一个顾客。

        就算有几个顾客,也是问几句话就走了,连买的意思都没有。

        鬼使神差一般,刘子骥朝着瓜摊走去。

        见到刘子骥走过去,郝戈当场就要单膝跪下行礼,却听刘子骥咳嗽了一声。

        “兄台,你这瓜多少银子一斤啊。”

        郝戈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刘子骥的意思。

        这是要他不要暴露的意思。

        于是,郝戈便顺坡下驴,说道:“一两银子一个。”

        刘子骥听得目瞪口呆。

        居然卖这么贵,怪不得生意不好!

        一两银子一个瓜,傻子才买呢!

        而且卖瓜不应该是论斤的吗?论个又是怎么回事?

        “你这瓜皮子是金子做的?还是瓜粒子是金子做的?卖这么贵?”

        “你看现在哪有瓜啊,这都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瓜,你嫌贵我还嫌贵呢!”

        “你这瓜保熟吗?”

        “要是不熟,我不要钱,满意了吧?”

        “给我挑一个。”

        “行!”

        说话间,刘子骥走到郝戈旁边。

        郝戈也真给他挑了一个瓜,还有模有样地拍了几下。

        “你这瓜哪来的?”刘子骥低声道。

        郝戈也低声回道:“启禀舵主,这是属下从一个瓜农那里拿来的。属下已经和他达成交易,以后我来帮他卖瓜,同时卖瓜的钱我一分不要。”

        “你这卖的太贵了,有心人一下就能看出你不是真正卖瓜的。”

        刘子骥说了一句,忽然又道:“这瓜你没下毒吧?”

        “没毒,这都是普通的瓜。”

        “那就好。”

        刘子骥切了一块瓜,然后拍了拍郝戈的肩膀,道:“好好干,放松点。”

        说完拿着瓜就走了。

        郝戈倒是一愣。

        不是因为刘子骥没给钱,而是他的话似乎有些难懂。

        既要好好干,又要放松点......这怎么可能二者兼备?

        ......

        很快,刘子骥再次来到一家名为醉仙楼的饭馆。

        饭馆的名字很有意境,但其实就是一家普通的饭馆。

        而且生意也是一般。

        生意之所以一般,不是因为饭菜难吃,而是价格有些高。

        刘子骥刚进来时,有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正在跟店小二说些什么。

        即使是背对着自己,刘子骥也不禁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压力。

        这个人,武功恐怕不低,不出意外他的内力比自己还要深厚!

        而且,此人似乎也警惕异常,随时都在防备来自背后的偷袭。

        紧接着,中年男子将钱交给小二,拿起打包的饭菜就走了。

        而刘子骥,也看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容。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子,蓄着山羊胡,浑身带有书香气。

        倒像是个守拙归园田的隐士书生。

        对于这个人,刘子骥当即就觉得眼熟。

        紧接着就认出他的身份了。

        阳叔子!

        不良人天罡三十六校尉中的天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