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角色卡的秘密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角色卡的秘密

        傅青阳抬眸看去,元始手里的是一纯黑的斗篷,绣着金色的云纹,华丽美观,外观极具质感。

        别的不说,单凭帅气复古的样式,让讲究排场的钱公子眼一亮。

        「防具?」

        难怪元始想送自己,防御确实是剑客最大的短板。「

        不过,以钱公子的眼光来,纵观灵境,防御最强的职业是土怪,道具样式,则以铠甲类为尊,其次是一些坚硬的护具,比如元始的那面护心镜。

        披风固然拉风,但样式,防御太强,除防御外,应该还有其他功能。

        心里想着,傅青阳目光移开,看向心腹马仔。

        元始表情……他愣了一下。

        促狭、自信、猥琐、不怀好意中藏着一丝丝的幸灾乐祸,似乎在等着他傅青阳出糗。

        在斥候面前,张元清那点小心思,像秃子头的虱,暴露的一清二楚。

        傅青阳再看向华美斗篷,表情一正。

        元始的性格他了解,能让这小子如此「不怀好意」,说明他手里斗篷非同寻常,且有特殊意义。

        傅青阳坐直身体,接过了斗篷,静默几秒,物品属性浮现。

        他首先到的是「宫廷剑师斗篷」六字,心里顿时恍然,原来是斥候职业的道具,怪不得元始要送他。

        扫了一眼物品介绍,在向备注时,傅青阳的瞳孔在此刻剧烈收缩。

        斥候、剑客、偃师的所有技能,增幅40。

        身为傅家的大少爷,名声在外的钱公子,身居高位的官方长老,什么宝物没见过,就算是光明罗盘碎片,就算是元始尊那拥有三种形态的极品道具。傅青阳只觉得不错。

        但此时,捧着斗篷的他,心跳竟难以遏制的加快。

        是一让全世界斥候疯狂的道具。

        是能让他短期内战斗暴涨,与老牌主宰掰手腕的道具,更重要的是它能一直用到9级,乃至成为半神,能获得增幅。它是规则类道具,却拥有多规则类道具都无法企及的功能。

        他的技能增幅,配上他技近乎道的斩击,未来成为巅峰主宰,他绝有信心压制总部那些老怪物。

        傅青阳成名以后,已经久久没有体到「喜得神器」的激动.

        这时,张元清咳嗽一声,道:「老大,道具还不错吧?你说我送关雅的时候,要不要顺势求婚?」书房里忽然安静下来。

        傅青阳面无表情的说:

        「不要提那垃圾,她不配拥有这道具。」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斗篷收进物品栏。

        张元清笑了起来「恭喜老大收获神器。」

        闻言,傅青阳冷峻的脸庞,露出一抹笑容,「道具价值无法估量,回头我让有凤来仪估算一大致的价格,你想要什么,可以主动提……」

        话没说完,便被张元清断:「这不是交易。」

        傅青阳一愣,张元清沉声道:「是我送给老大的礼物,不是交易,所以不需要任何回报。」

        傅青阳深深的凝视着他,这一刻,他看到的只有真挚的情感和诚恳的善意。

        「好!」他垂下目光,颔首。

        张元清露出笑容,接着又取出一本秘籍,道:

        「我在地宫里得来的,感觉适合老大。」

        傅青阳定睛看去,古旧的封皮,用古文写着:《御剑术》

        能被始皇帝收藏的秘籍,必定是当时最顶尖的剑术。

        傅青阳眼睛一亮,接过秘籍翻,双目神采奕奕。

        张元清没事儿了说道:「那我先回去写报告了。」

        「等等,」傅青阳垂眸阅读秘籍,道:「

        你在地宫里的经过,有一处不明白。」

        「哪里?」张元清一惊。

        「操纵兵俑大军的核心没有找到。」傅青阳说。

        兵俑大军和台阶、生宫外的兵俑不同,后两者有灵魂,前者没有。

        没有灵魂的东西是死物,可能纪律严明的作战。

        张元清快速回忆了一下,皱眉道:

        「确实没有找到核心机制,或许,是灵境赋予了它们特殊?」

        傅青阳摇头:「未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你没问题。建议你通知当时的同伴,让他们检查一下自己身体。」

        说得好像恐怖片一样……

        张元清心里嘀咕,应承了一声,化作梦幻般的星光遁。

        他刚走,傅青阳迫及待的取出宫廷剑师斗篷,哗啦展,披在肩上。

        瞬间,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力量得到巨大增幅,体内的剑气蠢蠢欲动,竟有溢出体内的征兆。

        他的洞察术、钢铁意志、体力、敏捷、驭剑术、控偶术、……所有的主动技能和被动技能,全都得到了升华。

        这种强大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深刻。

        斗篷的是代价是「专注」,披斗篷,他再无能使用其他职业的道具,但傅青阳来说,这种纯粹正合他意。

        有助于他修行剑术。

        傅青阳披着斗篷,踱步到落地窗,光滑如镜的玻璃倒影出挺拔的身影。

        他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白衣如雪,斗篷如墨,金线云纹游,英俊逼人。

        他越看越喜欢。

        它将是我磨砺剑术,问鼎总部的根基……傅青阳双臂,做拥抱下姿态。

        这一刻,他心里豪情万丈……

        突然,一道梦幻般的星光自书房升起。

        傅青阳手势陡然僵住。

        「啊,……」张元清看着姿势中二的傅青阳,猜测自己来的可能不是时候,小心试探道:「我是想问问关雅姐去哪儿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

        傅青阳咬牙切齿道:「进屋要敲门!!」

        ******

        灯光昏暗的密,身披黑袍的大护法,盘坐在地上。

        身上是一道灵箓刻画的圆阵,阵内点缀着周星斗,乍一看,仿佛将整个夜空烙印在了地上。

        宽大的黑袍底下,伸出一双枯槁的手,轻轻按下。

        璀璨的星辰之力渡入圆阵。

        霎时间,圆阵的星斗散发出皎皎明亮的星光,昏暗的密染一层银霜。

        四周星斗在圆阵内快速转动,最后定格,呈现出无法理解,无法懂的复杂星图.

        「没有特殊原因……」

        兜帽底下响起嘶哑的声音。

        大护法占卜的是任君梓死亡事的一系列因果。

        如果是因为「财宝」而死,相应的星辰便出现变化,为其他理由而死,同样出现变化。

        但眼的星图没有任何提示。

        任君梓的死没有特殊原因,死的丝滑自然。

        沉默几秒,大护法摸出手机,拨通号码。

        「大护法,有何吩咐?」电话快接通。

        「拿到本届秦风学院培训名单,关注他们近期动向,等待我的命令。」大护法说。

        任君梓在秦风学院猎杀员的目的明白,观星术给不出答案,没有原因,意味着可以是任何原因。

        包括员里有人通关了隐藏任务,这一批员数量那么多,要好好排查。

        当然,大护法还不能确定任君梓杀害官方员是不是因为隐藏任务,否则就不是是关注,而是直接擒

        拿。

        「是!」

        电话那头传来恭敬的回应。

        …………

        京城。

        郊外,枫林山。

        枫林山外围,种植着大片大片的枫树,到了秋,整片山脉都是金红色的。

        外地的游客以及京城的本地人喜欢在秋高气爽的季节登山游玩。

        但少有人深入山脉,因此见里面遮盖地貌的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里有一座百花庄园,修的富丽堂皇,有大片的玻璃房和大理石结构的别墅。

        高空俯瞰,这片充满时尚气息的建筑,像建在丛林的生态研究所。

        百花庄园是百花会大长老的居所,是整个家族的栖息地。

        当妙藤儿和她那体态丰腴,容颜绝色的母亲,也是被囚禁在里,这里它最初只是一片寻常的荒山,直到大长老随便挑了地方沉睡,恰好挑此处。

        百花大老一睡半百,醒来时,整片区域便成了堪比热带雨林的茂密森林。,

        庄园内,一株高大青松下,云子掌心托着一捧玉米粒,专心致志的喂着两只小松鼠。

        身后是西装革履领结的助理,正汇报着秦风学院事调查经过。

        云子穿着宽松肥大的青衣,挽着道髻,五官清俊,皮肤细腻,气质沧桑内敛,在林莽苍苍的环境衬托下,宛如修道有成的道士。

        他是百花大长老的儿子,灵钧和妙藤儿的亲舅舅。

        「坐下吧。」云子指头轻揉小松鼠的脑壳,道:

        「重点汇报松海分部提交的报告,还有太一门孙长老的反馈。」

        「松海分部提交的报告,和其他员的一样,至于孙长老那边,已经证实,那铠甲是他送给孙淼淼保命的。」助理说。

        :云子「嗯」一声,语气平和:

        「通知灵钧,让他盯着元始尊,其他人不用管了。」.

        助理皱了皱眉:「您看出什么了?」

        「秦风学院里,唯一能让暗夜玫瑰感兴趣的是隐藏任务,围绕核心去思考,能猜到任君梓为什么要杀学员了。」云子笑了笑:

        「再想想为什么杀死任君梓的是元始尊?」

        「您是说,元始尊在学院里,……可能,他可能有石门的钥匙。」助理是百花的高层。

        「只是怀疑而已,我要有证据,早去松海逮那小子了,所以让灵钧盯着。」云子手里的玉米粒喂光了,回过身来,道:

        「这事不用大肆宣扬,学院那边,再安排人过去任职。把后山的那只白猿送去百兽岛吧。」

        「明白。」

        ……………

        主角小队奋进群。

        【孙淼淼:刚五行盟总部派人过来咨询了,万人屠的事我爷爷扛下来了,后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天下归火:组织方面的压力可以忽略,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不敢怎么样,我担心的是暗夜玫瑰。

        暗夜玫瑰派任君梓潜入院,图谋地宫里的宝物,现在任君梓被杀了,高层只要有脑子,该做出「是不是有人捷足先登」样的联想。毕竟,如果一无所获,任君梓应该继续隐藏身份,离院。】

        【夏侯傲天:容我沉吟沉吟,嗯,元始尊和孙淼淼是危险了,但跟我们仨无关。】

        【赵城隍:学员那么多,用最愚蠢的排除法便可,你并不安全。】

        【元始天尊:孙淼淼,收到。诸位,暗夜玫瑰的事先放放,有件事很诡异,咱们在地宫遭遇的兵俑大军,操纵核心是不是一直没找到?我建议大家找长老们,如果有问题,尽早排查出来。】

        【赵城隍:我刚和太爷见过面了。

        】-

        【孙淼淼:我爷爷在我身边。】

        【天下归火:我刚从傅长老别墅出来。】

        【夏侯傲天:??元始尊不要吓唬人,据我推断,兵俑的特殊可能来自灵境。】

        【元始天尊:孙淼淼,小宝贝,替我问问你爷爷,能不能卖我太一门的秘法,我想主修太阴。】

        【孙淼淼:元始尊你让我觉得好恶心,我们又熟,为什么要用么恶心的称呼(嫌弃)】

        孙淼淼退出了群聊

        【元始天尊:玩笑,至于样?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他想着自己和孙淼淼关系错,接机谋求一下主修秘法,何乐而为,结果得到样的回复。

        夏侯傲天回了一串幸灾乐祸的「哈哈哈」,赵城隍和天下归火则没有说话。

        张元清有些郁闷的退出群聊,止杀宫主发了条信息:

        「今晚有空吗,见面?」

        双龙玉到手,该重返高天原了,顺便兴师问罪一下,女人明明知道娲皇的存在,却故意他装傻。

        短信石沉大海。

        张元清又点了小圆的头像,发现她没有回复自己。

        今儿是怎么了,都不理我?

        张元清牙一咬心一横,恐惧王发送信息:

        「原来你以前是五行盟的啊,你是怎么剑客转职成蛊惑之妖的。」

        发完,他补充了一条信息:

        「当然,想不想回答,是你的自由。」

        恐惧王到条内容,秒回了信息:

        「对你来说,这种情报太过高端,好好想着怎么救魔眼吧,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张元清犹豫一下,发送信息:

        「我曾经在杀戮副本里见到一双眼睛,蛊惑之妖的眼睛,我差点因此转变成蛊惑之妖。」

        他发这条信息,不是作死,而是想和恐惧王交换情报。

        守序转邪恶,闻所未闻,其中或许蕴含着巨大的信息。

        【恐惧王:你知道的东西不少。】

        【恐惧王:呵,你如果成为蛊惑之妖,先连升三级吧。我转职蛊惑之妖的原因,是角色卡被销毁了,说销毁不准确,应该是被更换了,当然,主要是我自己心态发生了变化。】

        【元始尊:角色卡还能被更换?】

        这句话信息量大啊,角色卡如果能被更换,那守序和邪恶岂是乱了?

        【恐惧王:角色卡是可以被更换的,但只能守序更换自由,自由无法更换为守序,像一杯水,你可以倒入墨汁把它变浑浊,但无法把墨汁再倒出来。】

        我要是说,可以用净水系统,恐惧王会不会飞过来找我……张元清用调侃的方式,分散着消息带来的强烈震惊。

        【恐惧王:角色卡的存在,是灵境行者的一种保护,是灵境的自我防御机制。】

        这句话也在张元清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wap.

        /67/67147/21023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