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骗了康熙在线阅读 - 第588章 窝里闹

第588章 窝里闹

        用早膳的时候,秀云小声说:“爷,有件事儿,您装作不知道的,可千万别生气啊。”

        原本,秀云用膳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说话的。

        只是,陪着玉柱用膳的时候,玉柱老爱缠着她说事。

        时间一长,秀云就被玉柱给带歪了。

        玉柱放下手里的快子,咽下嘴里的虾饺,开玩笑说:“莫不是小难又惹祸了?”

        秀云睁大了美目,惊诧的望着玉柱,脱口而出:“爷,您真乃神人也!”

        玉柱很享受老婆的拍马屁,便哼哼着说:“说吧,他又惹什么祸了?”

        “也没啥大事,就是和八十九吵了几句嘴,然后,八十九把小难推得坐到了地上。”秀云担心玉柱发脾气,赶紧解释说,“我身边的人亲眼看过了,没啥大碍。”

        八十九是玉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从小由玉柱抚养长大的,兄弟之间的感情格外之深。

        李四儿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生了玉柱这么个争气的好儿子。其次便是,把八十九交给了玉柱来抚养。

        小难是难定大师的亲孙子,也就是康熙嫡亲的侄孙,只是硬塞给了玉柱照顾罢了。

        玉柱重新拿起快子,夹起一只无骨凤爪,澹澹的说:“小孩子之间打闹罢了,就算是皇上知道了,我也顶得住。”

        秀云长松了口气,她是担心玉柱拿鞭子抽八十九。

        小难的身份很特殊,属于是正经的皇族宗亲,却被八十九给打了,很容易给家族惹祸。

        不过,如今的玉柱,已是参天大树了。不客气的说,老皇帝的身边已经离不开他了。

        区区小事尔,玉柱只要想扛,肯定扛得住。

        用罢早膳,玉柱正欲出门登轿去早朝,李四儿忽然派人来找他。

        母子俩刚一见面,玉柱还没坐稳,李四儿噼头就说:“你阿玛嫌弃我老了,伺候不舒坦了,怎么办?”

        玉柱一阵脑仁疼,唉,我的亲妈呀,做儿子的怎么好意思去管父母的房事呢?

        不过,李四儿就算是再坏,她对玉柱那可是扒心扒肝的好。

        玉柱又是个知道感恩的儿子,亲妈的事儿,他就算是不想管,也肯定会被搅活进去的。

        亲生的父母吵架,或是闹脾气了,成年的子女们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呢?

        “额涅,您先消消气,容我慢慢的说,好么?”玉柱陪着笑脸,挽住李四儿的一只胳膊,陪她一起坐到了炕上。

        “额涅,我不是您捡来的儿子吧?”玉柱故意问李四儿。

        李四儿先是一愣,接着,乐滋滋的说:“我怀你的时候儿,已经离开了赫舍里家足有一年多了,你肯定是你阿玛的亲崽。呐,你的嘴巴、眼睛和眉毛,都格外的像你的阿玛。唯独不像的地方是眼睛,你阿玛是个眯眯眼,你的两只眼睛啊,又大又黑又圆……”

        玉柱很有耐心的听李四儿絮叨完了,这才又说:“阿玛他天天吃肉,又勤于练习骑射,身子骨倍儿棒。照我看啊,不如干脆这么着,您索性张罗着,替他纳一房美妾得了。”

        “什么?替他纳妾?不可能,门儿都没有!”李四儿立时就火了,怒道,“你们父子两个若敢站一堆儿的欺负我,我就带着八十九死给你们看。”

        李四儿这一撒泼,玉柱还真不好说啥了。

        女人呐,都很难缠,说着隆科多的事情,却把八十九给拉扯了进来。

        唉,八十九这孩子真可怜!

        玉柱知道,李四儿只是一时脑筋转不过来罢了,舍不得把隆科多分给别的女人。

        但是,隆科多也有个人需求,李四儿的年事已高,完全满足不了了。

        “不能耽误了上朝!”玉柱找了个借口起身说:“额涅,实际上呢,没啥可怕的。不管是谁,若敢在暗中做妖蛾子,或是争宠啥的,您儿子有一万种办法,帮您灭了她。”

        “哼,纳妾是不可能的事儿。若是养两个通房丫头,倒也可以忍得下去。”李四儿还指望着玉柱撑腰呢,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走了呢?

        说句心里话,出身顶级豪门的隆老三,自从把李四儿抢到了手后,就一直守着她过日子了。

        这就极其难得了!

        再说了,李四儿已经四十多岁了,也是当祖母的人了。客观的说,年老色衰,眼角的皱纹遮都遮不住了。

        大家族之中,之所以闹家务,主要是彼此之间的势力不均衡导致的。

        就算是隆科多现在纳了妾,又生了崽,也完全没有机会威胁到玉柱的家族继承权。

        原因无它,玉柱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八十九也有十多岁了。

        说实话,以玉柱积攒下来的家底子,要不要老佟家的基业,已是没所谓了。

        只要海外贸易捏在手心里,玉柱哪有可能缺银子呢?

        等未来的四弟成年了,玉柱要么兵败身死,要么已经摄政多年了。

        隆科多和李四儿,都对玉柱不薄,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如彼此都成全了吧!

        反正吧,无论隆科多宠着哪个女人,都不可能动摇李四儿的主母地位,这个是笃定的确定。

        “成,通房丫头,也要您过目认可的呀。”玉柱也觉得,先给隆科多安排通房丫头,等伺候得满意了,再抬妾,对隆科多反而更加的有利。

        母子两个商量妥了之后,李四儿转怒为喜,乐滋滋的说:“咱们家的银库,又该扩建了呀。”

        玉柱微微一笑,李四儿贪财,他就刻意投其所好,经常拿现银子回来,都塞进了李四儿的私库里。

        辞别了李四儿,玉柱快步走到大门口,却见隆科多正在台阶上,来回的转着圈子。

        嗯,这是故意在等他呢,玉柱瞬间秒懂了。

        “儿子请阿玛大安。”玉柱抢前几步,扎千给隆科多请了安。

        隆科多拈须微笑,嗯,怎么看玉柱,怎么觉得满意。

        别的且不说了,他隆老三的儿子,还不到三十岁呢,无论官职还是实权,都比佟国维那个老东西还高得多了,岂能不满意?

        “我与你母亲最近有些事儿没谈拢,你是晚辈,不能掺合进来,懂么?”隆科多斟酌再三,决定还是漏点口风给玉柱。

        玉柱一听就懂了,隆科多必定是在外头有人了。

        这年头,不纳妾的高官,万里无一。

        更何况,隆科多还是实权在握的九门提督,硬拦着不他纳妾,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呢。

        玉柱微微一笑,说:“不瞒阿玛您说,额涅她方才已经说了,帮您张罗着买几个俊俏的通房丫头。”

        隆科多的脸色勐的一变,他对外头女人答应的是抬妾,不成想,到了李四儿嘴里,就成了通房丫头了,没办法交差啊?

        “我儿,你的意思呢?”隆科多满是期盼的望着玉柱,指望他能够支持一下。

        玉柱笑了笑,说:“阿玛,通房丫头又何妨呢?只要讨得了额涅的欢心,将来,我自会帮您说话抬妾的。”

        家务事,牵扯到了感情的问题,格外的麻烦。

        玉柱采取的策略是,父母两个人,各退一步,彼此包容着,慢慢的相处。

        隆科多有些犹豫,并没有马上表态。

        玉柱接着又说:“阿玛,若是把额涅她惹急了,就怕连通房丫头都不可能答应了呀。”

        隆科多一呆,若是李四儿以死相逼,他顾忌着玉柱和八十九的感受,还真没胆子把外头的女人领进府里了。

        “唉,成吧,先这么着吧。”隆科多叹着气的登轿走了。

        玉柱望着隆科多远去的方向,唉,没办法,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这是个吃人社会,也是妥妥的男权社会。

        绝对的男权社会之下,肯定没有女拳师的立足之地。

        整件事情,怎么说呢,主要是李四儿年老色衰了。

        想当年,卫子夫多么的令人惊艳?

        汉武帝宠着她,由卑贱的歌姬,提拔成了皇后,她儿子刘据也成了太子,看似风光无限。

        但是,等卫子夫年老色衰之后,汉武帝便移情别恋了。

        原本的挚爱,变成了新宠的绊脚石,必欲锄之后快啊!

        老皇帝的感情转移,才是卫子夫母子二人,被逼死的根本性因素。

        实际上,玉柱和大哥岳兴阿之间的地位变化,也是这种感情转移的残酷写照。

        隆科多贪恋李四儿的美色,爱了她的性子,连家都不回了。

        原本的嫡长子岳兴阿,也就不再金贵了,被弃如敝履。

        甚至是,岳兴阿的生母,隆科多的嫡妻小赫舍里氏,也死得不明不白。

        玉柱劝说李四儿的主动退让,其实是高明之举!

        大家都是顶流的男人,有些道理其实是相通的。

        越是拦阻隆科多,不许他纳妾,他就越有逆反心理。

        女人嘛,前半辈子靠美色吸引男人。后半辈子嘛,其实是靠争气的儿子撑腰的。

        虽然说,这个时代,约束女人有七出之条。但是,只要儿子争气了,丈夫也不敢乱来。

        巨富如李家成者,明明身边有女人相伴,却不敢公开结婚。就因为,他的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不可能答应的。

        玉柱登轿之后,浩浩荡荡的仪仗,出了巷子,很快汇入了大街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