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暴风过境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暴风过境

        团结要塞之内,战火依旧在要塞之内燃烧着。最开始主动向帝国发动了攻击的地球军队,乃是从欧诺弥亚刚刚得胜归来的瓦兰吉师和地狱伞兵师的部队。他们刚刚取得胜利,成功地完成了对帝国的祛魅,正是士气旺旺盛的时候。

        不就是区区的帝国吗?又不是没有打过!在欧诺弥亚的大草原上可是在被我们吊着打呢!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态,气势汹汹的地球人居然真的打出来一波暴风烈火一样的进攻。

        穿插包抄的地狱伞兵师的两个营,在温特中校的指挥下,几乎将一整个团的帝国军围歼。虽然这是一个几乎都是由盎芒斯人和恩布人组成的“皇协军”团,但毕竟是少数围剿多数,同样算得上一次辉煌的大胜。更重要的是,帝国的防线也出现了一个漏洞。

        于是,负责主攻的瓦兰吉师的两个团,则在师里最豪勇的军官莫夏夫上校带领下开始了白刃冲锋。他们发出了不明所以的“乌拉”冲锋,在付出了相当程度的伤亡之后,却干掉了己方阵亡者三倍以上的敌军,接着便又双地推到了中枢车站附近。

        要不是刚刚才被索雷王赐予了荣誉的“恐狼团”士兵们拼死反击,说不定整条防线都要全部崩溃了。

        ……不过,这其实也是极限了。

        这个要塞确实很大,其内部空间完全足够建成一个能容纳两三千万人的巨型太空都市。可是,若以战场来上,那些明亮宽大地可以添上一整个通天苑的舱室,那些足可以升降787的轨道,便显得曲折起来了。

        对要塞之内双方的几十万大军来说,始终缺乏可用于转圜的空间,作战效果自然比啊一言难尽了。

        不说是别的,就是这个中枢车站。如果在和平时期,这个巨大的中枢车站,一定会成为这个要塞之内最繁华的舱室吧?围绕着它,一定会出现人流如织的购物中心,熙攘繁盛的步行街和小吃街,当然一定也有香艳暧昧的风俗街什么的。

        可现在,长达一个月的拉锯几乎毁掉了这个舱室里所有的设施,中枢车站的轨道和指挥塔也都倒塌混杂在一切,再分不清彼此了。估摸着就算是以这个时代的基建技术,想要重建也得花上大半年时间了。

        然而,双方谁都控制不了这里。

        话说回来,几十万大军围着一个车站鏖战一个月丢下一万具尸体,放在战史上也算是比较炸裂的一类了。

        丑陋地炸裂的那一类。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杨希夷才一直对这里的战事表现得意兴阑珊吧。

        此时的他,已经不在自己的司令部了,而是来到了己方控制的星港塔台上,一边捧着一杯超浓且没有掺白兰地的红茶,俯瞰着现实的军队调度。

        此时此刻,要塞驻留舰队所控制的所有战舰――大猫小猫总共只有二十余搜,已经全部都起航了,正在要塞外的轨道上待命。

        它们的任务是在要塞炮的配合下,对星港进行掩护。当然,也可以给港口的平台腾出足够的空间来。

        大约是因为前段时间的两面包夹作战失败,帝国军损兵折将,便已经完全放弃了从外部攻击港口的打算。对地球舰队的行动,他们的应对也非常稳健、舰队主力依旧是一副不动如山的姿态,一部分战舰则继续按部就班地在星系内巡逻。

        共同体舰队当然不可能冒然去攻击战力远在己方之上的敌舰队,只是在星港之外展开了队形。

        至于星港之内,两艘庞大的掠夺者母舰,现在已经是地球母舰的pl02和pl03号,正安静地停在平台上。那比独立街无畏舰还要大上一圈的雄伟身姿,占据了平台将近一半的面积。

        此时,超过二十万的人流,正在从要塞的数个出口汇入了星港之内,有序地登上了巨舰。

        他们有一大半是军人,只有少部分是平民,大多都是这半年来自银河本土的各路商会的代表和先期考察人员。

        在战争爆发之前,全世界都认为,黎明星域一定是最适合投资的地方。于是,来自全银河的各路商会齐聚团结要塞,有些行动快的甚至连办事处都装修完毕了。

        不得不说,那个“一代人和平”的《慕古白条约》还真的忽悠了许多人。也不得不说,银河帝国是很擅长用他们的面皮来进行战略欺诈的。大约是蒂芮罗人的领袖们,坚信只要能获得实际上的胜利,真相便可以任由他们书写,洗白历史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可现在,这些企业的先期投资打了水漂,他们除了痛骂帝国在不做人方面堪称宇宙宗师,也实在是做不了什么呢。只能在共同体军队地认真劝告下,一起撤离。

        当然,不愿意撤离的人有是有一些的,都是一些中立国的代表。他们觉得,就算是共同体守不住了,这个要塞落在了帝国手中,难道就会不允许中立国的人来做小生意了?天底下应该没有这样的道理的嘛。

        可是,在地球士兵的以理服人下,他们也只能期期艾艾地上船了。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个无辜被卷入了冲突的平民们,到底是会更恨对面发动战争的帝国,还是更恨逼迫他们“背井离乡”的共同体,倒是一个很值得用于研究人性哲学的有趣问题。

        “要塞内的六万七千的人平民已经全部登船了。”秋名山八幡向杨希夷报告道:“现在开始登船的是伤员和技术兵。”

        “时刻表没有出问题吧?”

        “没有问题,甚至比想象得还要快一些。”

        杨希夷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都像是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心理包袱似的,精神顿时也就抖擞了起来。

        “你知道的,要塞中的这几万平民,才是我们这个d计划最大的阻碍。”

        “这是道德包袱。长官。”秋名山八幡推了推眼镜。

        “你可以说我虚伪,但我们这些高级军官,终究是是一群合法的大量杀人者。给自己添加道德包袱,是不让自己变成怪物的最好方法。”

        旁边的米希尔肯特应该是赞同这个意见的:“庆幸的是,帝国早就把他们控制区域内的平民给送走了。”

        “是的,我也是第一次如此感谢,帝国掌握着绝对的舰队优势。”杨希夷喝了一大口浓浓的红茶,似乎是恢复了一点精神,又问道:“那么,要塞之内呢?”

        “帝国军已经开始反击。温特中校的部队已经脱离了原阵地,并且在g77通道重新布置防线,给了追上来的敌军迎头痛击,将他们彻底击退了。现在,地狱伞兵师的部队已经撤到了安全的蓝区之内,正在工兵部队的配合下安装‘障碍物’。”肯特把障碍物的咬字发得非常清晰。

        “我记得温特中校是……”

        “对,地狱伞兵师师属突击营的营长兼参谋部作战部长,参加过当年的新玉门事件。余老板向赛约中将,还有奥威尔少将这边都推荐过他的。”八幡补充道。

        杨希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却又痛心疾首道:“原来如此。对共同体军队潜移默化地影响,早就开始了。”

        “您指的是什么?”米希尔肯特笑道。

        “当然指的是他们愈加精妙和灵活的战术素养,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杨希夷反问道。

        旁边的秋名山八幡也推了推眼镜,小声道:“防守万能论的第二作者可是我呢……”

        “是的,所以感谢你对共同体军队潜移默化地影响。”杨希夷笑了:“如果我们现在都死在这里,秋名山中校,你在历史上的地位一定会比我高的。”

        地狱笑话讲多了,大家也就可以淡然处之了,反至现在肯特和秋名山的情绪就非常稳定。肯特甚至还继续一本正经告知了最新的情报:“中枢车站那边,莫夏夫上校的部队遭到了帝国精锐装甲掷弹兵的反扑。这一次敌人很聪明,投入的兵力也很多,一直咬住了他们断后的部队。明显是已经有准备了。看得出来,帝国军对这种长时间的拉锯战也厌烦了。应该是想要曾经夺取a6区的生态花园,作为全面攻略的桥头堡。”

        “好吧,我们确实不能把敌人都当成傻子。不过,米希尔,你能这么坦然地在这里报告,应该是已经解除危机了吧?”

        “我让萨柯布上校带领司令部直属掷弹兵,在生态花园设下了防线。”米希尔道

        杨希夷刚想要表扬一句,后者却露出了心有余悸的神情:“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差点被装甲掷弹兵给打打垮了。如果不是花园穹顶忽然垮塌,萨柯布上校和莫夏夫上校的部队恐怕都要陷在那里了。他们说了,那时候都已经做好战死的心理准备了。”

        “生态花园那里的穹顶,是要塞原有的材料。工程兵表示除非用战巡以上的主炮直接轰,否则是难以破坏的。”

        米希尔点了点头:“所以是现场的天灾现象引发的某种结构性损害。透明穹顶本身没有碎裂,但支撑它们的结构却倒下来了。”

        “自然灾害啊?”杨希夷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声音。他的话音未落,脚下的地板便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地震了啊。”八幡推了推眼镜,用毫无起伏的棒读音道。

        “不,是错觉。都是错觉。太空要塞之内,怎么可能地震呢?”杨希夷用同样毫无起伏的棒读音回道:“让大家抓紧时间,迅速登船。莫夏夫和萨柯布的部队原地警戒,让他们把伤兵先送过来。”

        轰隆隆仿佛地震一样的声音,从要塞的e区,一路滚动到了h区,就仿佛一边肆无忌惮地发泄着威能,一边还在不断前进的地震源似的。

        所有捕捉到这一切的帝国士兵们,纷纷战战兢兢地开始后撤。

        他们知道,那是他们这些卑微的凡人完全无法产于的,属于“神”的战场。

        要塞之内,被垮塌的通路和毁坏的架构彻底陨灭破损的通路中,这个星域中最高能的灵能者之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娜塔莉亚艾琳科的体内突然暴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带动她的身体骤然向前猛扑过去,无形的火焰在黑暗中划出了几乎无法辨识的阴影,但足可以让战舰的外壁装甲都融化高温,也在通道之内燃了起来。

        紧接着,周边的金属墙面,在接触到了这令人难以直视的高温之后,便都仿佛蜡烛一般开始融化。被高温触发的传感设备,几乎都只是发出了一声提示,便瞬间被蒸发成了气体。

        随后便是通道和舱室的结构性崩溃。三人的战场,自然也会随着这种环境变化,自然地转移。他们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变形。对他们来说,脚下踩着的是坚实的地板,是坠落的碎片,还是空气,都影响不到自己似的。

        照着常理来说,如此反常的可怕高温,既然开始融化合金,点燃空气,也早就应该构成肉眼无法直视的闪耀。

        可是,在索雷恩王和巴奥雷伯爵踏入战场的时候,完全剥夺了他们视觉的黑暗却在同一时刻笼罩了下来。不管是大选帝王手中的剑,还是巴奥雷伯爵的战斧,那灵能武具上流淌着的灵光,甚至就连他们左手原子光矛上的光晕,都已经淹没在了无穷无尽的阴影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只能闭上了眼睛,用灵觉和感知来分辨对方的行为。

        但凡是感官有丝毫迟疑,都一定会被暴风骤雨一般的炽热却又无形的攻击击中。

        不,事实上,他们已经被击中了。虽然仅仅只是挂彩,可实际上,那样反常理的高温就算是击中纹章机那渗入了零元素的合金,也都足以对其造成结构性破坏,更别说是肉体凡胎了。

        只不过,在踏入战场的瞬间,索雷恩王便给自己和巴奥雷伯爵都上了一层“龙鳞甲”。相比其纹章机,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灵能技法。

        ……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纹章机只是大路货了吧?对圣者来说,纹章机确实只能偶尔用来代步,或者因为仪式感之类的。

        现在,正在鏖战中的三位圣者,都在以自己的“肉体凡胎”,和对方勉励周旋着。

        巴奥雷伯爵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肌肤都充盈了让自己承受不住的刺痛感。

        他能够感受到,通道之内的地板和墙面就像是脆弱的纸张一些在被不断撕扯,燃烧,烽燧。现在,他们已经从最开始所在ex888通道,一路打到hb12区域了。

        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已经超过五公里。他们一路上打穿的墙壁,拆掉的通道和舱室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被波及进去的普通士兵、机器人、装备以及各路花花草草更是不知多少。

        估摸着十几万人的陆战部队,带起了重武器在这里打上半个月的巷战,也都不会有这样暴风过境,流星坠营的效果。

        这就是圣者阶级的灵能者全力作战时必然会造成的结果。

        不过,面对这样的情况,索雷恩王却表现出了乐观的情绪。

        索雷恩王对自己的战友道:“继续战斗下去,对我们有利!”

        巴奥雷伯爵大笑道:“我们现在不像是在战斗,倒更像是在拆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