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七十九章 最后的馈赠

第五千九百七十九章 最后的馈赠

        时空长河就是未来的路!

        杨开若有所思:“前辈的意思是……”

        “我之所以会在自己的时空长河外设下一层禁制,便是因为除了同样凝聚时空长河之人有救世的能力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找到了我的时空长河也无济于事。真如此,还不如趁早斩断了来者的希望,免得到时候更加绝望。”

        牧将自身的时空长河隐藏在初天大禁之中,杨开循着乌邝的指引找到它的时候,在进入时感受到了一层禁制,结果他轻松通过,原本以为是自己人族身份的缘故,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自己也显化出时空长河的原因。

        若非如此,换做其他人族来此,哪怕是九品开天,也休想进入其中。

        对这原初世界的人族而言,所谓的圣子是这个世界的救世者,但牧口中的救世之人,却是能拯救三千世界之人。

        “想要战胜墨,单凭九品的实力都不够的,除非能突破九品的桎梏,抵达下一个境界,我曾距离这个境界一步之遥!”

        杨开连忙请教:“下一个境界是什么?前辈为何没有突破。”

        牧苦笑地看了他一眼:“下一个境界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至于为何没能突破……因为我的时空长河并不完整。”

        杨开不由失神,回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一条宽广魄丽的大河……

        那样的一条大河竟然是不完整的状态?那如果是完整的时空长河,又该是什么样子?

        而且,时空长河怎么会不完整?牧到底又是遭遇了什么样的强敌,竟让自身的时空长河有所缺失。

        “没办法修复吗?”杨开问道。

        按道理来说,时空长河是自身三千大道的凝结显化,就算因为激烈的大战导致受损,只要大道根基还在,便有机会将之修复完全。

        唯有一种可能会导致时空长河连修复的可能都没有,那就是自身大道根基破碎……

        牧缓缓摇头:“修复不了的。”久远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滚,让她想起了那一日的场景,嘴角不由勾起,露出一抹微笑。

        当玄牝之门将她的时空长河吞噬了一部分的时候,她还不太在意,只沉浸在将墨从门后救出的喜悦之中。

        本以为自己只要再把门打开,便有机会取回自己丢失的时空长河。

        谁曾想,当她后来将玄牝之门打开的时候,那门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永恒的死寂和黑暗。

        她依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直到她的时空长河不断壮大,修为愈发精纯,想要再突破一步的时候,才无奈地发现,缺损的时空长河已经断绝了让她更进一步的可能。

        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一场意外,她如今应该已经突破了开天境的范畴,抵达了那个神妙不可知的境界。

        后悔吗?

        从来没有过!

        她只是有些自责,将墨从玄牝之门中救出来,却没有教导好他,等到察觉到后来发生的一切,已经难以挽回了。

        而且与之相比,自己并非没有收获,若不是玄牝之门吞噬了自己的一部分时空长河,自己也没办法将之轻松炼化,那毕竟是一件极为玄妙的天地至宝。

        驱散脑海中的回忆,牧收了笑容,凝重地望着杨开:“你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早晚能走到这条路的终点,开拓出一条新的道路,但现在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希望你能做到我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

        杨开顿时压力如山,但也只能沉声应道:“晚辈必全力以赴!”

        牧轻轻地笑着,一步步走上前来,如杨开在那诸多乾坤中遇到的剪影一般,轻轻地将手按在他的胸口上:“去吧,去终结这一切,人族自近古时代便苦难至今,身为天地的宠儿,也该有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了。”

        杨开急忙道:“可是前辈,你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

        他之所以回到这里,就是因为最后一道剪影将他送了回来,可是聊了这么多,杨开依然没从牧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

        要如何,才能战胜现在的墨!

        牧倒是说必须得突破至下一个境界,但他现在连下一个境界的门槛都没摸到,仓促之间哪能突破?

        牧的笑容依旧,身形逐渐淡化:“我留了一些东西给你,你很快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剪影消散,杨开的身形不受控制地冲天而起,很快冲进了那宽广魄丽的时空长河之中。

        这一次他没有再感受到半点牵引之力,三千封镇墨之本源的乾坤世界,他已跑了九成之多,成功封镇了一千多份墨的本源之力。

        现如今,墨已苏醒,所有未被封镇的本源尽数归去,再去往那些世界已经毫无意义了。

        身形在长河之中浮沉,大河内部暗流卷动。

        杨开忽然生出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那就是这本属于牧的时空长河竟给了自己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和认同感,他好似能稍稍调动这时空长河的威能!

        这个发现让杨开诧异至极,要知道这可是属于牧的时空长河,是牧一生修行的结晶,就算牧早已陨落,就算自己也有一条时空长河,也不应该对自己生出什么亲切和认同感。

        他的眼前闪过一幕幕画面,那是他在一个又一个乾坤世界中,与牧分别时的画面。

        他每至一处乾坤世界,无论封镇本源之事顺利还是不顺利,只要牧的剪影还存在,他都会找到对方,然后将她带走,只因他不愿让这位孤军奋战了无数年的前辈继续漫无止境的等待和煎熬。

        带走的方式,便是牧的剪影将最后的力量注入他的体内。

        每一段剪影,都是牧一生当中某个时间段的状态。

        牧将墨的本源拆分成三千份,封镇在不同的乾坤世界中,将自己的一生也拆分成同样数量的剪影,镇守在本源旁。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空长河,自出生之日开始流淌,至生命末了时终结……

        那一个个不同时间段的剪影将最后的力量注入杨开体内,就等同于那些时间段的牧,认可了杨开的存在。

        这漫长的旅程中,杨开接触的剪影数量,少说也有两千多个……

        换言之,牧的诸多剪影,有七成多都认可了他。

        杨开终于明白牧留给自己什么东西了。

        她将自己的时空长河留给了他!

        有了牧这个主人绝大多数剪影的认可,杨开如今完全可以将牧的时空长河炼化,归于己用!

        这是牧最后的手段和馈赠。

        悲伤如潮水一般翻涌而来,将杨开整个人淹没。

        他已经没功夫缅怀感慨什么,墨已经苏醒脱困,人族大军随时有灭顶之灾,牧的馈赠,他必定尽快得到,壮大己身。

        然而他深刻地明白,牧纵然留下了诸多后手,可终究不能算无遗策,她大概没想到自己的修为问题。

        牧当年是在自身修为进无可进的时候,参悟出了属于自己的时空长河。

        可杨开不同,他在乾坤炉中历练的时候才只是八品巅峰,最后冒险催动了三分归一诀,才成功突破九品。

        而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凝聚出了时空长河。

        之后人墨两族大战爆发,留给杨开修行成长的时间不多,就算他借助了星界和万妖界两大开天境摇篮的力量,更借助自身时空长河勤加修炼,如今的修为距离九品巅峰依然还有不小的差距。

        牧将时空长河赠与杨开,大概是想让他借此之力,一举突破开天法的桎梏,抵达那神妙未知的境界。

        只要抵达这个境界,战胜墨不在话下。

        可现如今的情况是,杨开的修为距离九品巅峰还有一些差距,就算得了牧的馈赠,也没办法在仓促之间突破眼下的境界。

        牧的馈赠可以让他在自身大道之力上有极大的成长,却没办法助长他的修为。

        牧或许考虑过这件事,或许没考虑过,但她已经做了自己所有能做的事,作为十大武祖之一,她给人族后辈们留下的遗泽太多了。

        弄明白了牧的打算,杨开静下心神,直接在牧的时空长河中祭出了自己的时空长河。

        如果将牧的时空长河比做一条蜿蜒的巨龙,那杨开的时空长河就是一条小蛇……顶多就是一条巨蟒,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当杨开的时空长河出现时,四周激烈翻涌的河水却纷纷朝这边汇聚而来,融入其中,壮大杨开的时空长河的体量。

        杨开不由地闷哼一声,只觉得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种种神妙的感悟不受控制地翻涌而来,几乎要将他的思维淹没。

        时空长河是以时空之力为根基,凝诸多大道之力而成,那河水,俱都是大道之力的显化。

        有牧诸多剪影的认可,杨开炼化她的时空长河没有任何阻力,但时空长河体量的壮大,意味着牧在各种大道上的造诣和感悟,一股脑地塞给了杨开。

        杨开本能地生出危机感,自己若是承受不住这种大道之力的冲击,或许会发生极为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