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七十六章 姐弟

第五千九百七十六章 姐弟

        “说起来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我叫牧,你叫什么?”

        永远也无法忘记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恬静温柔的女子嘴角边还有一丝殷红的血迹,站在虚空中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他叫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甚至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名字这种东西。

        遇见她之前,他的世界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死寂。

        是因为遇到了她,他的世界才有了声音,有的期待,直到今日见到光明……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他嗫嚅地回答,感知着面前的女子,莫名其妙地,他生出一些卑微的心态,好似自己就这样被她看着,都是一种对她的亵渎。

        “没名字啊……”牧绕着他走了一圈,忽然抚掌笑道:“有了,看你乌漆麻黑的样子,就叫墨好了。”

        “墨……”他轻声呢喃着,慢慢开心起来,“我叫墨!”

        他也有自己的名字了,而且是牧给他取的名字,他暗暗决定,这一辈子都不会丢掉这个名字,终有一天,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样子与牧有些不太一样。

        牧有手有脚,有头有身体,还穿着漂亮的衣服,可真好看。他也想要……

        心里这么想着,圆滚滚没有固定形态的墨色开始扭曲变化,逐渐化作与牧一般模样。

        牧惊讶地看着他:“你还会化形之术呢……不过你这样不行,不能变成跟我一个样子。”

        墨费解道:“为什么?”

        牧谆谆善诱:“因为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墨有些不太理解,但既然牧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对的。

        好可惜,自己不能拥有跟她一样的容貌,这绝对是世上最漂亮的模样,他心中暗暗想。

        “可是我要变成什么样子呢?”墨问道。

        “就本来的样子挺好。”她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如果你非要化形的话,帮我个忙好了。”

        “什么?”

        “变成这个样子。”牧伸出双手,一脸坏笑地扑了上来,对着他一阵搓扁揉圆。

        墨没有反抗,任她施为。

        好片刻,牧才退后几步,认真地打量着墨,满意颔首:“好啦,就这个样子。”

        墨伸出手摊开在面前,看着自己小小的手掌,一头雾水。

        似是看出他的疑惑,牧主动解释道:“这是我弟弟的模样,不过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以后你就用他的模样吧。”

        “哦……”墨乖乖地应着。

        牧又抬头看向那玄牝之门,兴致勃勃地冲过去:“这门可是个宝贝,吃了我一截时空长河,我得把它带走才行。”她转头看向墨:“这是你家的门,你还要吗?”

        墨连忙摆手:“我不要了,你拿去吧。”这种东西谁还会要……

        牧点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时空长河再次祭出,将那诡异的大门包裹着,许是因为有一截时空长河遗落在门内的缘故,这一次牧很轻松地就将之收起。

        “走吧。”牧招呼着墨,带着他朝远处飞去。

        半途中,墨问出了心中的疑问:“牧,什么是死?”

        “死啊……一个人若是死了,那就永远也看不到对方了,那人也只能活在别人的记忆中。”

        “什么是弟弟?”

        “唔……一个爹娘生养出来的亲人。”

        “那我是你弟弟?”

        “对,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你也是我弟弟!”

        “不对,我是姐姐,是六姐!”

        “什么是姐姐?”

        “呃,姐姐也是一个爹娘生养出来的亲人。”

        “那不是弟弟吗?”

        “哎我跟你说,当弟弟的一定要少说话,说多了话嘴巴会黏在一起,再也张不开了!”

        墨惊慌失措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

        “牧,这小家伙哪来的?”

        “就是我之前跟你们提过的,被封在那奇怪的大门后面的那个。”

        “你把他救出来了?”

        一群人围绕着牧和墨,一双双眼睛带着审视和好奇的目光,墨紧紧抓着牧的衣角,躲在牧的身后。

        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每个人的模样都不一样,怪不得牧说每个人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小家伙,你叫什么?”有人问道。

        墨摇头不答,神情戚戚。

        说话的人可怜道:“是个哑巴吗?”

        牧哈哈笑道:“当然不是哑巴,小孩子有些认生而已。”

        “这孩子有些古怪,他体内的力量我从来没有见过,牧,你知道自己救出来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不过他被困在那门里面孤单单一个,也太可怜了,我既然遇到了,总不能不管他。”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放心啦,他这么弱,虽然体内的力量古怪了点,可也做不了什么。我会看好他的。”

        “那就好,如今大妖们横行无忌,人族处境艰辛,可不能出现什么乱子。”

        第一次碰到牧以外的人,在一番简单的对话之后,墨便被牧领下去休息了。

        之后的日子,彼此慢慢接触,众人也都知道墨不是个哑巴,而墨也搞清楚了这些人与牧之间的关系。

        他们十人关系莫逆,以兄弟姐妹相称。

        牧在十人当中排行第六,所以在回来的路上,牧才会让他称呼自己为六姐。

        而他因为年纪最小,所以便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小十一……

        他也终于搞明白什么是姐姐,什么是弟弟……

        他还见到了死亡!

        那个年代,上古大妖肆虐,人族崛起微末之中,整片星空常年都笼罩在战火的洗礼之下。

        不知多少人族在一场场大战之中丢了性命。

        对于一个一直被封禁在一扇门后的存在来说,忽然见到这样一幕幕不敢想象的画面,是有极大的冲击的。

        因为牧的关系,他也开始以人族自居,看着牧和其他九人整日奔波,他也想帮点忙,想要杀光那些上古大妖,让人族有安宁的栖息之地。

        他开始修行,然而人族的开天之法根本不适合他,无论他怎么努力,都难以提升自己的修为。

        直到有一次,他无意间感受到一些人族内心深处涌动的力量,几乎是本能地,他将那些无影无形的力量牵引入体,炼化吸收。

        他居然感受到了自己好像变强了一些。

        这个发现让他既惊喜又惶恐,惊喜的是自己找到了修行的门路,惶恐的是这种修行的方法他从未听说过。

        他第一时间去找牧,想要问个明白。

        然而那个时候牧正在外征战,等到几十年后归来时,墨已经明显变强了很多。

        墨难以忘记牧脸上的欣喜,为他实力的增加而高兴。

        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口,墨忽然发现这样也挺不错,只要牧能够开心高兴,其他的事情又有什么重要的?

        找对了修行的门路,墨的实力突飞猛进。

        终有一日,他的实力成长到了可以踏足战场的程度!

        牧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对他有什么优待,第一次出战,他只是以人族最普通的将士的身份参与了对妖族的大战。

        毕竟牧身为那个年代人族十位统领之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忙碌,不可能时时将他带在身边照看。

        那一战,他所在的大军遭遇了上古大妖们的埋伏,整个军团被打的支离破碎,大军伤亡及其惨重!

        事后接到消息的牧急忙赶去支援,然而当她抵达战场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她本以为墨已经遭遇不测,然而她却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原本在兵力对比上处于绝对劣势的人族打赢了这一战,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最起码有三成的力量保存了下来。

        而墨就站在那尸山血海之中,身边众多上古大妖俯首称臣,残存的将士们呼声如潮。

        事后牧才得知,在最危机的关头,是墨催动自身的力量,让妖族那边不少强者临阵倒戈,这才有了最后的胜利。

        牧倍感不可思议,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墨的力量的特殊性,这似乎是一种能扭曲生灵心性的诡异力量。

        墨也不得不跟牧坦言自己这些年来修行的经历,至于催动自身力量降服妖族,也只是临时起意,以往从来没有这么干过。

        牧破天荒地将他训斥了一顿。

        墨有些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看牧的反应,自己定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训斥之后,牧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只道一声不是你的错便黯然离去。

        看着牧有些萧瑟的背影,墨暗暗发誓,以后自己再不用那种方法修行,也绝不用自己的力量去降服什么生灵了。

        然而人生世事,不如意者十之九八。

        随着人族与妖族之间战事的不断进行,战况也愈发焦灼。

        人族这边虽有十位武祖坐镇,但上古大妖们的强者们也不少。

        局面对人族愈发不利了,甚至出现许多倒戈向妖族,甘愿为奴的存在。

        一次次参与战事,见证了无数死亡的墨,终有一次没忍住,再次催动自己的力量扭曲了那些临阵倒戈的人族的心性。

        那一次的扭曲,整个战场没有人幸免!就连不少妖族都糟了秧。

        那一战,久未见得光明的人族大军,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