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四十七章 剪影

第五千九百四十七章 剪影

        “不必多礼。”牧抬手,目光看向杨开的胸口处,微微笑道:“小八,好久不见。”

        她似乎不但能看清杨开的真面目,就连在那玉坠之中乌邝的一缕分神也能洞察。

        乌邝的声音顿时在杨开脑海中响起:“跟她说,我不是噬。”

        杨开还未开口,牧便点头道:“我知道的,当年你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我便已预料到了种种结局,还曾劝阻过你,不过现在来看,结果不算太坏。”

        噬当年为了突破开天境,探寻更高层次的武道,不惜以身合禁,壮大初天大禁的威能,仅留一点真灵遁出,转世而生,蹉跎多年,又被杨开带至初天大禁镇守。

        幸运的是,他的转世算是成功了,如今的他是乌邝,可惜的是,直到今日他也没能达成上一世的夙愿。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乌邝顿时惊奇不已,他如今只是一缕分神,依托在那玉坠上,除了能与杨开交流之外,根本没有余力去做别的事情,却不想牧居然听的清清楚楚。

        “自然。”牧含笑应着,“另外说一句,我是牧,但我也不是牧。”

        杨开不解:“还请前辈解惑。”

        牧缓缓坐了下来,伸手示意,请杨开也落座。

        她沉吟了片刻道:“我知道你有许多疑问,让我想想,这件事从何说起呢。”

        杨开道:“前辈不妨说说这个世界和自己?”

        牧瞧了他一眼,笑道:“看样子你察觉到什么了?”

        “喂,你察觉什么了?”乌邝问道。

        杨开缓缓摇头:“只是一些没有根据的猜想。”

        乌邝顿时不吭声了。

        牧又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你既能进入这里,那就说明你也凝聚了属于自己的时空长河,我唤它做时空长河,不知道你是怎么称呼它的。”

        杨开道:“我与前辈的称呼一样,如此说来,前辈也是得了乾坤炉内无尽长河的启发?”

        “不错。”牧颔首,“那乾坤炉中的无尽长河内蕴藏了太多的奥秘,当年我曾深入其中查探过,由此凝聚了自己的万千大道,孕育出了时空长河。”

        “进入这里之前,我曾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拦,但很快又得以同行,那是前辈留下的考验手段?”

        “是,唯有凝聚了自身的时空长河,才有资格进入此间!否则就算进来了,也毫无意义。”

        杨开恍然,他之前被那无形的屏障阻拦,但马上就得以同行,当时他以为自己人族的身份得到了屏障的认可,可现在看来并非是种族的原因,而是时空长河的缘故。

        毕竟,他虽出身人族,可眼下已经算是纯正的龙族了。

        “天地初生,混沌分阴阳,阴阳化五行,五行生万道,而最终,万道又归于混沌,这是大道的至深奥秘,是所有一切的归属,混沌才是最终的永恒。”牧的声音徐徐响起。

        外面有一群孩童打闹跑过的动静,紧接着又人嚎啕大哭起来,应是受了什么欺负……

        “我以毕生修为在大禁深处,留下自己的时空长河,庇护此间的众多乾坤世界,让他们得以生活安宁,历经无数岁月,直至今日。”

        杨开神色一动:“前辈的意思是说,这原初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灵,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是自然。”牧颔首,“这个世界自天地初生时便存在了,历尽无数年才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不够强大,所以武者的水准也不高。”

        “这个世界……为何会在初天大禁之中?而且这个世界的名字也颇为耐人寻味。”杨开不解道。

        牧看了他一眼,含笑道:“之所以叫原初世界,是因为这是天地初生诞生的第一座乾坤世界,这里……也是墨的诞生之地!”

        杨开心神微震。

        乌邝的声音响起:“是了,我想起来了,当年之所以将初天大禁布置在这里,就是因为原初世界在这边的缘故。整个初天大禁的核心,便是原初世界!”

        “许是这一方世界诞生了墨这样强大的存在,夺了天地灵秀,所以这个世界的武道水准才会如此低迷。”牧徐徐开口,“其实天地初开时,这里不仅仅诞生了墨。”

        杨开接道:“天地间有了第一道光的时候,便有了暗!”

        “是小八跟你说的?”牧望着杨开。

        杨开解释道:“我曾见过苍前辈。此前前辈你的留下的后手被激发的时候,应该也见到苍前辈了。”

        牧缓缓摇头道:“牧是牧,我是我。”

        又是这句话,之前她便这么说过,只是杨开没搞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初世界诞生了这世上第一道光,同时也诞生了最初的暗,那一道光是最初始的明亮,是所有美好的汇聚,诞生之时它便离去了,从此不知所踪,但那一份暗却是留了下来,默默承受了无数年的孤寂和阴冷,最终孕育出了墨,所以当年我们曾想过,寻找那世上第一道光,来消除暗的力量,可那是光啊,又如何能够找到?无可奈何之下,我们才会在这里打造初天大禁,将墨封镇于此。”

        那道光确实已经不复存在了。

        它离开原初世界之后先是分化出了太阳灼照和太阴幽荧,随后撞在了一块蛮荒大陆上,化作无数圣灵,由此诞生了圣灵祖地。

        而那一道光的主体,最终化作了人族,血脉传承至今。

        如今即便有通天的手段,也休想再将那一道光复原。

        牧又开口道:“但初天大禁只是治标不治本,墨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壮大,大禁终有封镇不住它的时候。所以牧当年在大禁之中留下了一些后手,我便是其中一个。”

        “当我在这个世界苏醒的时候,就说明牧的后手已经启用了,事情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所以我在这一方世界创建了光明神教,留下了谶言。”

        杨开心领神会:“光明神教第一代圣女果然是前辈。”

        之前他便猜测这个光明神教跟牧留下的后手有关,所以才会一路跟着左无忧前往晨曦,在见圣女的时候才会想要看一看她的真面容,尽管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总是要求证一下的,结果圣女没有同意,反而提出了让杨开通过那考验之事。

        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最终他在这城池的边缘地带,见到了牧。

        这个世界的武道水准不高,武者的寿元也不算太长,牧自然不可能一直坐在圣女的位置上,早晚是要退位让贤的。

        而时至今日,光明神教的圣女早不知传承多少代了。

        杨开又道:“前辈一直说自己不是牧,那前辈到底是谁?我观前辈无论气息,生机又或者灵智皆无问题,并无神魂灵体的影子,又不似分身,前辈几于生人无异!”

        牧笑道:“我当然是生人。不过我只是牧人生中的一段剪影。”

        “剪影?”杨开疑惑。

        牧认真地看他一眼,颔首道:“看样子你虽凝聚出自己的时空长河,还没有发现那长河的真正奥秘。”

        杨开神色一正:“还请前辈教我。”

        眼前这位,可是比他早无数年就凝聚出时空长河的存在,论在各种大道上的造诣,她不知要超出自己多少,只从那时空长河的体量就可以看的出来,两条时空长河若是放在一起,那简直就是小草和大树的区别。

        牧开口道:“时空长河虽以万千大道凝聚而成,但真正的主体依然是时间大道和空间大道,时间空间,是这世上最至深的奥秘,主宰了众生的一切,每一个生灵其实都有属于自己的时空长河,只是鲜少有人能够将之凝聚出来。”

        “生灵自诞生时起,那属于自身的时空长河便开始流淌,直到生命的尽头方才终结,重归混沌之中。”

        “生灵的强弱不同,寿元长短不同,那么属于他的时空长河所体现出来的方式就有所不同。”

        “这是牧的时空长河!”她这般说着,伸手在面前轻轻一挥,她明明没有任何修为在身,可在她的施为下,面前竟出现了一条缩小了无数倍的激喘河流,徐徐流淌,如水蛇一般盘绕。

        她又抬手,在长河某处一捞,仿佛抓住了一个东西似的,摊开手:“这是她一生当中的某一段。”

        手心上,一个模糊的身影屹立着,赫然有牧的影子。

        杨开心神大震,不可思议地望着牧:“前辈之前所言,竟是这个意思?”

        牧颔首:“看样子你是懂了。”她一挥手,手上的影子和面前的时空长河皆都消失不见。

        “所以我不是牧,我只是牧一生中的一段剪影。”

        杨开迟迟无言,心神震撼的无以复加。

        不可思议,难以想象,无以言说……

        若不是牧当着他的面这般展示,他根本想不到,时空长河的真正奥秘竟在于此。

        他的表情震撼,但眸中却溢满了兴奋,开口道:“前辈,长河的至深奥秘,是时空?”

        牧含笑颔首:“以你的资质,早晚是能参透这一层的,只是……牧的后手已经启用,没有时间让你去自行参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