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三十章 谶言

第五千九百三十章 谶言

        这般说着,也不管杨开乐意不乐意,架起就跑。

        圣子?杨开的疑惑更多了。

        这两人的修为虽然不如疤脸男子,可放眼他们这个修为,身法却极为不俗,后方箭雨袭来,两人配合无间,一边抵挡攻击,一边带着杨开飞奔而逃,转眼远去。

        后方很快传来一声怒吼:“左无忧,你这是找死!”

        “尔等不正是为左某而来?既如此,那便在这里分个你死我活吧。”

        “我挡住他,你们快追!”

        “谁也别想离开这里!”那疤脸青年左无忧怒吼。

        紧接着后方便是一阵激烈的交锋。

        杨开眉头紧皱,对此情形一脸莫名,他倒是想打探一点消息,可现在明显不是什么好时机。

        那个圣子的称呼,也让他极为在意。

        自己只是来这神秘不可知之地查探一下牧留下的后手到底是什么,却不想见到了牧的时空长河,被卷入长河中后,又来到这里一个实力受到极大压制的世界。

        自己好歹是九品开天,任何一个陌生的乾坤世界的法则都不足以对自己形成压制。

        可是在这一方世界,自己能动用的力量只有真元层次。

        这也就意味着,有更强大的力量凝聚了此地的法则,那是超越了自己九品的力量,所以来到此地的自己同样受到了压制。

        应该是牧的手段!

        风驰电掣间,杨开随着那两个青年不断腾挪掠行,趁此机会,杨开抽空检查了下自己手心上的东西。

        那是在进入神秘不可知之地前,乌邝交给他的。

        刚才没来得及看,此刻才发现那是一个玉质挂坠,被雕刻成一个人形,那人形依稀可以看出乌邝本人的轮廓,隐约还残留着乌邝的气息。

        这玩意……杨开大概知道此物是做什么用的了。

        “两位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杨开忽然开口说道。

        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又遭遇了什么,但被人追杀总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这两个青年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此刻他们一左一右架着自己飞奔,速度上受到了一些影响,想要摆脱追杀,跑的更快一些自然是好事。

        说话间,杨开轻轻一震,便摆脱了他们的钳制。

        两个青年明显吃了一惊,似没想到杨开居然也有如此实力,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欣喜。

        左边那青年告罪道:“事起仓促,我们兄弟二人行事不周,圣子勿怪。”

        “唔……”杨开随意地摆摆手:“无妨。”

        右边那个青年道:“想不到圣子实力如此强大,这下可以摆脱他们了。”

        三人说话间,也没有闲着,依然在朝前飞奔。

        “那个左……无忧,不用管他吗?”杨开想起之前留下断后的疤脸青年。

        “左大哥实力强大,还有圣女亲赐的神剑在手,那些杂碎当中没有神游境强者,没办法拿他怎么样的。”

        又多出来个圣女!

        跟自己这个圣子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不过三言两语间,倒是可以确定这个世界的武道层次,与他所知的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这个世界是有神游境的!

        逃命途中,不便多说什么,两个青年原本还担心杨开跟不上他们的速度,最初并没有爆发全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试探,两人发现无论他们施展多么神妙的身法,这个从天而降的圣子都能如影相随,而且面不改色。

        顿时都放开了手脚,全力奔逃。

        足足一个时辰左右,两人才冲到一处山壁前,其中一人取出一枚玉珏,往那山壁上一靠,顿时一道门户徐徐敞开。

        看样子这里是他们的藏身之地。

        三人鱼贯而入,门户再次合拢。

        山腹内有一处开辟出来的空间,不大,也不小,内里显然是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待一切安置妥当,那两个领着杨开来此的青年才长呼一口气。

        到了这里,基本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杨开正负手打量四周环境,却见两个青年忽然单膝跪地,齐齐拜倒:“参见圣子!”

        “唔……”杨开略一沉吟,伸手将两人扶起,开口道:“如今什么情况我还没搞明白,而且这什么圣子我也从来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身形消瘦的青年道:“我们没有弄错,您确实是神教的圣子,当然,此事还得见过圣女之后,由圣女定夺。”

        杨开费解道:“可是咱们从不认识,今日不过第一次见面,何故你们就有如此断定?”

        两个青年对视一眼,还是由那身形销消瘦者解释,他的面上一片虔诚,似在祝祷,语气肃穆:“会有一天,天空裂开缝隙,一人从天而降,点燃光明的辉煌,撕裂黑暗的封锁,战胜那最终的敌人!”

        “而那个人,便是引领神教走向光明之人。”

        “那个人,便是神教的圣子!”

        从天而降……

        这大约说的就是自己了,自己之前确实从天而降,还栽了个倒栽葱,姿势颇为不雅观……

        却不想,与这什么教的谶言吻合上了。

        从天而降的人毕竟不多见,尤其还要加上一句天空裂开缝隙。

        “这话是谁说的?”杨开问道。

        另外一个青年肃然道:“这是圣女的指引之言,自神教创立时便流传了下来。”

        “哦?”杨开眉头一扬,顿时来了兴致,“我能见见你们那位圣女吗?”

        “自然可以。”身形消瘦的青年开口道:“我们且在这里躲藏一阵,待左大哥回来之后,便带您去面见圣女。”

        “好。”

        当下无话,三人默默调息修养。

        那两个青年一路急速奔波,消耗甚大,杨开倒是精力充沛的很,他虽被压制成真元境的修为,可毕竟九品的底蕴摆在那,只奔波一路还不会让他感到疲惫。

        趁此机会,他抓紧了手上的玉坠,刚想催动神念,蓦然又想起,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动用。

        只能轻声呼喊:“乌邝!”

        这是自己在进来之前乌邝交给自己的,而且又是以他的形象雕琢出来的玉坠,还残留了他的气息,明显是用以沟通。

        杨开也能察觉到,乌邝这家伙把自己的一缕分神寄托在这玉坠上了。

        这家伙看样子对这神秘不可知之地也极为好奇,不过因为他本身坐镇初天大禁,无暇分身,便分神一缕跟着自己来看看情况。

        玉坠轻轻抖动了一下,且算回应……

        杨开无语,这模样,乌邝的这一缕分神似乎也被压制的厉害啊。

        本来还想跟他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如今也只能作罢,而且这么一抖动,玉坠上的灵光似乎都暗淡了一些。

        嗯……还得温养他这一缕分神才行,否则很快就可能烟消云散了。

        杨开伸手摸了下,摸了个空,小乾坤被封禁,什么东西都取不出来,如今的他除了一身穿戴的衣物,可以说是两手空空。

        挺尴尬的处境。

        “有绳子吗?”杨开抬头问道。

        “有。”一人应道,很快取出一条精心编制的绳子交给杨开。

        杨开将乌邝那玉坠系好,挂在胸前,如此便可以自身灵力温养,也方便与乌邝随时交流。

        做完这事,他才开始熟悉自身的力量。

        真元境……何等弱小的境界,一身伟力骤然被削弱成这样,杨开多少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毕竟是经历过这个境界的,只需稍稍熟悉一下便可。

        又过一个时辰左右,忽有异动传来。

        三人被惊动,杨开咨询的目光望去时,却见其中一人拿着那通行玉珏查探,欣喜道:“是左大哥回来了!”

        这般说着,催动力量打在玉珏上,一道灵光闪过,紧闭的门户敞开。

        下一刻,满身血污的左无忧大步而入,他显然是经历了一场苦战,身上多有血肉翻卷的伤口,气息也有些虚弱,可他的杀机却浓郁到了极致。

        迈入此间的身影,就好似一头洪荒巨兽闯入洞窟,让整个密室都寒了三分。

        “左大哥!”那两个青年惊呼着迎上前。

        左无忧目光一扫,定格在杨开身上,微微松了口气,冲两位同伴摆摆手,径直来到杨开面前,单膝跪地:“左无忧拜见圣子!”

        又来了……

        杨开堂堂九品开天,圣龙之身,受他一拜倒是没什么,可关键这个圣子的名分来的有些离奇。

        他只是来探查牧留下的后手隐藏了什么,哪里想去掺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恩恩怨怨。

        伸手将他扶起,开口道:“圣子之事,待我见过你们圣女再提。”

        左无忧一听,便知眼前这位已经了解过圣女的指引之言了,当即开口道:“圣女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圣子现身时印合了那句指引之言,那您便是神教的圣子!”

        杨开也不与他分辨,只颔首道:“你伤势不轻,先疗伤要紧。”顿了一下道:“这一次倒是多亏你了。”

        虽说就算没有左无忧他们,杨开也不会被一群连神游镜都不到的小家伙们怎样,但人家又是护救又是断后的,该有的谢意还是要有的。

        左无忧苦笑摇头:“此事本就针对我而来,却让圣子卷入其中,左某惭愧。”